行業新聞

首页 > 新聞動態 > 行業新聞
煤炭工业:砥砺前行七十载 传承创新再起航
发布时间:2019-10-09 09:43:24     作者:中国煤炭网   浏览量:743   分享到:

砥砺前行七十载 传承创新再起航

——中國煤炭工業協會原會長王顯政談煤炭工業發展70年

70年栉風沐雨,70年春華秋實。

70年來,我國煤炭工業從小到大、由弱到強,實現了從起步、騰飛到跨越的巨變,爲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注入了強大動力。

70年來,數代煤炭人奮鬥不息,用“特別能戰鬥、特別能奉獻”的精神爲時代注腳,譜寫了一曲因境而變、創新隨行的精彩華章。

有一位煤炭人,在上世紀60年代投身煤炭事業,他從技術員幹起,擔任過煤礦礦長、煤炭廳廳長、煤炭部副部長、産煤大省副省長,他見證了煤炭工業的曆史巨變,煤炭精神的傳承發揚。

他,就是中國煤炭工業協會原會長王顯政。日前,王顯政接受了《中國煤炭報》記者的專訪,憶往昔、談當下、展未來,講述煤炭工業發展70年峥嵘歲月。

煤炭工業是我國重要的能源基礎産業。新中國成立70年來,在黨中央、國務院的正確領導下,煤炭工業在百業待興的基礎上起步,在艱苦奮鬥中前進,在改革開放中發展,尤其是進入新時代以來,不斷實現新突破,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

生産力水平不斷提升

爲國民經濟提供堅實能源保障

煤炭供應保障能力實現跨越式提升。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們貢獻了大約846億噸煤炭。我國煤炭年産量由1949年的3432萬噸,增加到1978年的6.8億噸,再到2013年的最高點39.7億噸,煤炭在一次能源生産和消費結構中長期占比75%、70%,支撐了我國GDP由1978年的3645億元增加到2018年的90萬億元,年均增速達9%以上。

在爲共和國提供工業糧食的同時,煤炭工業也爲社會創造了就業崗位,減輕了就業壓力。煤炭行業在最高峰時有800萬名職工,1名職工往往要養活一家四五口人,等于解決了幾千萬人的吃飯問題。

毛澤東主席曾稱贊煤礦工人是一支“特別能戰鬥”的隊伍。國務院原總理李鵬曾在《人民日報》發表過文章,認爲煤炭工業是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推動力量。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甚至從長遠來看,還是“以煤爲主”的格局,要做好煤炭這篇大文章。

煤炭科技創新能力大幅提高。1949年,我国绝大多数煤矿为落后开采的小煤矿。我1964年考进阜新煤矿学院 (现辽宁工程技术大学),学习地下开采专业,1970年被分配到云南省后所煤矿当技术员,在煤矿干了18年。那时很多煤矿还是打眼放炮、人工攉煤,井下支护采用的是木支护,之后逐渐通过科技进步、推广应用先进设备,巷道支护从木支护到单体金属摩擦支柱,再到单体液压支柱。

改革開放以後,采煤機械化水平不斷提高。1978年,國家動用7.3億美元外彙,引進了100套綜采設備。當時爭議很大。有一個觀點是:中國有這麽多人,再弄那麽多設備,人上哪去呢?最後還是鄧小平同志親自拍板定了。這對我國煤炭工業現代化而言,是一個根本性變化。從此,我國煤礦采掘機械化、自動化到目前推廣的工作面開采智能化水平快速提高,我國煤機裝備制造走在了世界前列。

發展到今天,我們在煤機制造、千萬噸級智能化礦井建設等領域,都處于世界領先地位,已經成爲全球煤炭工業科技進步的領跑者。全國大型煤炭企業煤礦采煤機械化程度達到98%左右。

1997年,我到美國皮博迪公司二十英裏礦下井參觀,該礦工作面當時年産原煤780萬噸,工作面人員每班不足20人,非常震撼。當時國內最先進的采煤工作面在兖礦集團,1年也只能出100萬噸煤。現在,我國大型現代化煤礦1個工作面1年出1500萬噸煤已經非常普遍了。

目前,煤礦“三機一架”的裝備制造能力處在世界前列,年産千萬噸綜采技術和裝備達到世界領先水平。采煤機總裝機功率達到3450千瓦,礦用順槽膠帶機運載長度達到6000米,刮板運輸機最大小時運輸能力可達6500噸。煤礦智能化開采關鍵部件——電液控制閥結束了長期依賴進口的局面。

煤礦基本建設能力大幅提高。過去搞個年産300萬噸豎井,沒有5年至8年是幹不下來的。現在1個千萬噸礦井3年就能建成,關鍵是技術上有重大突破。凍結法立井施工深度達到1000米、斜井施工連續斜長達到800米;井筒最大淨直徑達到10.8米,掘進最大直徑達到15.5米;鑽井法鑿井深度達到660米。建成了陝北、大同、平朔、蒙東等一批億噸級礦區;建成了年人均生産效率達到或超過萬噸的大型現代化煤礦80多處。神東礦區的補連塔煤礦,井型規模2500萬噸/年,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井工煤礦。建成的183個智能化采煤工作面,實現了地面一鍵啓動,井下有人巡視、無人值守。

煤炭産業結構調整取得重大進展。煤炭生産結構優化。全國煤礦數量由上世紀80年代的8萬多處減少到2018年的5700處左右。建成了年産120萬噸及以上的大型現代化煤礦1200處左右,煤炭産量占全國的80%以上;建成了千萬噸級煤礦42處,産能6.7億噸/年,在建和改擴建千萬噸級煤礦37處,産能4.7億噸/年。

煤炭上下遊産業融合發展,煤電、煤焦、煤化、煤鋼一體化發展趨勢明顯;新技術、新模式推動了新能源、現代物流、電子商務、金融服務、礦區休閑旅遊、健康養老等多元化産業的協調發展;煤炭由單一的燃料向燃料與原料並重轉變取得新進展。2018年,煤制油、煤制烯烴、煤制氣、煤制乙二醇産能分別達到1138萬噸/年、1112萬噸/年、51億立方米/年、363萬噸/年。部分大型煤炭企業非煤産業比重超過60%。煤炭行業轉型升級不斷取得新進展。

煤礦安全生産形勢實現了明顯好轉。國家高度重視煤礦安全生産工作,健全完善了煤礦安全監察體制機制,加強煤礦安全生産法治建設和基礎建設,促進煤礦安全生産形勢實現了明顯好轉。全國煤礦事故死亡總人數由2002年的6995人減少到2018年的333人,煤炭百萬噸死亡率由1978年的9.713下降到2018年的0.093,這很不容易。

市場化體系不斷完善

爲國家經濟體制改革試水探路

70年来,煤炭工业生産力水平不斷提升的同时,也在不断进行体制改革探索,从最开始的完全计划经济,到计划经济和市场相结合,再到完全市场化,为国家经济体制和市场化改革提供了实践样本。

新中國成立初期,我國煤炭工業完全按照計劃經濟體制運行。煤礦由國家投資建設,並且依據指令組織生産。國家確定煤炭價格,按計劃調撥煤炭,發放職工工資。企業只負責産煤,至于煤炭賣給誰,賣多少錢,都由國家統一規定。這也是以前國有煤礦被稱爲“統配煤礦”的原因。

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煤炭工業進入轉型發展時期。煤炭企業經營自主權逐漸擴大,煤炭價格由政府定價向市場化定價轉變,現代企業制度逐步建立和完善。

1992年,國家在徐州和棗莊兩個礦務局試點放開煤炭價格。自1993年開始,我國確立了以市場形成價格爲主的煤炭價格機制。1994年1月,國家取消了統一的煤炭計劃價格,除電煤實行政府指導價外,其他煤炭全部放開。煤炭企業根據市場需要自主對煤炭進行定價,擁有了充分的經營權和定價權。

2004年,我國建立煤電價格聯動機制,形成電煤價格“雙軌制”。

2012年,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电煤市场化改革的指导意见》,自2013年起取消重点电煤合同,取消电煤价格 “双轨制”。

從某種意義而言,1949年到2012年,我國煤炭工業一直在進行煤炭經濟體制和市場化機制方面的改革探索。

2013年,煉焦煤、動力煤期貨分別在大連商品交易所和鄭州商品交易所成功上市。同時,逐步建立了産運需各方共同參與的全國煤炭交易會制度。

2017年,我國建立了煤炭“中長期合同制度”和“基礎價+浮動價”的定價機制,發揮了煤炭市場平穩運行“壓艙石和穩定器”的作用,實現了煤炭供需雙方互利共贏。

今年9月26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對尚未實現市場化交易的燃煤發電電量,從明年1月1日起,取消煤電價格聯動機制,將現行標杆上網電價機制,改爲“基准價+上下浮動”的市場化機制。這意味著,我國將告別已經實行了15年的煤電價格聯動機制。

煤炭市場運行機制的核心在哪?在定價機制。在煤炭部時期,曾提出按照“1大卡1毛錢”定價,但煤炭市場化改革一直處于探索之中,難以實現。2013年煤炭價格實現完全市場化定價以來,市場在配置資源中的決定性作用越來越突出;2016年以來,煤炭行業作爲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試點行業,煤炭上下遊企業逐漸建立了“中長期合同制度”和“基礎價+浮動價”的定價機制,把煤價穩定在每大卡九分七,還是很不容易的。

在堅持“中長期合同制度”方面,目前煤炭企業簽訂的2年期以上合同得到推廣,中長期合同占比大幅提升,“信用煤炭”上線,行業誠信體系建設進一步加強。國內煤炭市場價格與國際煤炭市場價格基本接軌,煤炭市場走向更加規範和國際化的道路。

總體來看,從投融資體制、行業管理體制、資源有償使用制度的改革,到逐步放開煤炭價格,市場在煤炭經濟發展中的作用顯著增強。從國家統購統銷,到國有煤炭企業“總承包”,再到建立現代企業制度、深化國企改革、推行混合所有制改革,煤炭企業在市場經濟中的主體地位不斷增強。

特別是新世紀以來,在國家相關政策的指導下,煤炭供給體系質量明顯提高,全國煤炭市場供需由長期短缺逐步發展到總體平衡,並正在向高質量動態平衡轉變。

弘揚“特別能戰鬥”精神

爲經濟社會發展提供精神動力

70年來,煤炭工業走過了不平凡的發展曆程,爲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保障國家能源安全穩定供應做出了突出貢獻,也鑄就了幾代煤炭人“特別能戰鬥、特別能奉獻”的精神文化品格,不僅成爲煤炭行業,而且已凝結爲全社會寶貴的精神財富。

始建于1878年的開灤礦務局,在首開中國近代煤礦先河的同時,也孕育了一支優秀的産業工人隊伍。1922年10月,在中國工人運動第一次高潮中,開灤爆發了震驚中外的“五礦同盟大罷工”。毛澤東同志在《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一文中,盛贊開灤礦工“特別能戰鬥”。從此,“特別能戰鬥”精神,不僅成爲煤礦工人優秀品格的生動寫照,也成爲全體煤炭人砥砺前行的重要精神支柱。

“特別能戰鬥”精神誕生以來,無論是在艱苦卓絕的革命鬥爭時期,還是在如火如荼的社會主義建設時期,都在中國煤炭工業史上了留下了濃墨重彩的光輝印記,在全國人民心中留下了難以磨滅的時代形象,形成了廣泛性的群衆認同和深遠的社會影響。

在國家危難關頭和曆次重大災難面前,煤炭人一次次發揚“特別能戰鬥、特別能奉獻”精神,用不畏艱險的拼搏贏得了勝利,用胸懷全局、勇于奉獻的品格感動了世人。

在上世紀60年代,山西潞安石屹節礦因連續多年在全國煤炭戰線效率最高、成本最低、質量最好、機構最精幹,被樹爲全國工交戰線勤儉辦企業的五面紅旗之一,“艱苦奮鬥、勤儉辦礦”的石屹節精神聞名全國。在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中,開灤礦工不怕危險和犧牲,震後第10天生産出第一車“抗震煤”。

改革開放以來,“特別能戰鬥、特別能奉獻”精神煥發出更加強大的生命力和感召力。在2003年抗擊“非典”中,在2008年抗擊南方雨雪冰凍災害中,在2008年汶川“5·12”抗震救災中……煤炭人勇于擔當無私奉獻,第一時間馳援災區,堅守崗位,力保電煤供應。

上世紀行業發展困頓之際,煤炭人勇敢迎接挑戰,深化改革轉換機制,“人人二百三,共同渡難關”。在2015年以來的新一輪去産能過程中,很多煤炭職工舍小家保大家,主動轉崗創業,確保社會穩定。

回顧新中國成立70年來的輝煌曆程,煤炭行業各個時期湧現出的勞模薪火相傳。從上世紀50年代創造月掘進318.71米全國最高紀錄的“馬連掘進組”帶頭人馬六孩,到上世紀70年代19次井下搶險、16次負傷、被譽爲“礦山鐵人”的全國勞模李滿倉;從“頂煤破碎法”獲得國家發明專利,使回采率提高了30%以上的全國勞模田利軍,到重慶大學采礦工程系教授鮮學福……

從1950年第一次全國工農兵勞動模範代表大會以來,煤炭行業共評選出全國和煤炭工業勞動模範、先進工作者4683名。他們如璀璨群星,在百裏煤海熠熠生輝,成爲引領行業發展的旗幟。他們身上的“特別能戰鬥、特別能奉獻”精神,不僅激勵了幾代煤炭人,而且已凝結爲全社會寶貴的精神財富。

進入煤炭開采智能化時代,煤礦工人的文化素質和技能水平大幅度提高。大學生到井下一線工作,在部分礦區已成爲常態。在此背景下,傳承發揚“特別能戰鬥、特別能奉獻”精神,不能僅局限于過去“吃大苦、流大汗”的簡單定義,而是要把握住它的精神內涵,培養出一批愛崗敬業、勇于創新、業績突出,既具有傳統艱苦創業、吃苦耐勞精神,又掌握現代化知識技能、具有鮮明新時代精神的人才,爲我國煤炭行業現代化發展提供動力源。

著力推動“七個轉變”、建設“七個體系”

爲國民經濟高質量發展打牢能源基礎

回顧過去是爲了更好地展望未來。煤炭工業在過去70年裏,一路披荊斬棘,做出了突出貢獻。進入新時代,我國“以煤爲主、多元發展”的能源方針不會改變,對煤炭行業未來發展的信心要更堅定。這種信心來自五個基本判斷。

第一個基本判斷是:“兩個不變”,即煤炭在我國一次能源結構中的主體地位和作用不會改變,“以煤爲主、多元發展”的能源方針不會改變。

第二個基本判斷是:煤炭産能過剩已經成爲常態。全國煤炭結構性不足與總量長期過剩的格局已經形成。從全國煤炭需求形勢分析,煤炭消費總量增長空間越來越小。多家權威機構預測,全國煤炭消費峰值在42億噸至43億噸。目前,全國煤炭消費總量在40億噸左右。從全國煤炭産能情況看,截至2018年12月底,安全生産許可證等證照齊全的生産煤礦産能35.3億噸/年;在建煤礦産能10.3億噸/年,考慮有的煤礦批小建大等情況,全國煤炭總産能在48億噸左右。産能過剩態勢明顯。

第三個基本判斷是:煤炭清潔高效利用有技術、有示範、可推廣、有前景。隨著燃煤電廠超低排放技術、高效煤粉型工業鍋爐技術、高效散煤燃燒技術、現代煤化工技術、煤炭分級分質利用技術的示範取得成功,我國煤炭清潔高效利用水平即將再上一個新台階,爲拓寬煤炭利用空間奠定了基礎,特別是在應對國際貿易摩擦、保障我國能源安全穩定供應方面具有深遠意義(當前我國石油對外依存度達到78%,天然氣對外依存度超過40%)。

第四個基本判斷是:我國傳統能源、可再生能源互爲補充、互相支撐的格局正在形成。近年來,我國新能源可再生能源快速發展,在能源結構中的比重不斷提高。同時,考慮到新能源可再生能源的生産、利用特點,煤炭作爲傳統能源與新能源依然不是簡單的替代關系,特別是隨著科技進步與能源利用方式的變化,煤炭與新能源可再生能源互爲補充的格局正在逐漸形成。

第五個基本判斷是:煤炭行業進入轉型升級發展的關鍵時期,前景光明,任務艱巨。2016年以來,在國家推動煤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化解過剩産能與脫困發展一系列政策指導下,行業效益大幅回升,全行業由虧損到實現盈利。但也必須看到,我國一批資源枯竭的老礦區的煤炭企業依然困難,仍面臨人才、資金、技術等難題,轉型升級發展任務依然艱巨。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要貫徹新發展理念,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煤炭行業要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爲指導,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于能源革命“四個革命、一個合作”能源安全新戰略思想,以推動煤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爲主線,以煤炭安全高效智能化開采和清潔高效集約化利用爲主攻方向,堅持新發展理念,建設現代化煤炭經濟體系,著力推動煤炭行業實現“七個轉變”。

一是促进发展方式由数量速度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变。二是推动科技創新发展,促进煤炭工业由劳动密集型向两化融合、人才技术密集型转变。三是推动生态文明矿山建设,促进煤炭企业由生产、销售原煤向销售商品煤、洁净煤转变。四是推动现代煤化工产业发展,促进煤炭产品由燃料向燃料与原料并重转变。五是推动煤机装备制造业发展,促进煤炭生产由机械化向现代化、智能化生产转变。六是推动煤炭市场交易体系建设,促进由不完全市场向完全市场化转变。七是推动煤矿安全生产长效机制建设,促进行业发展由大幅降低安全生产事故为重点向提高职业健康保障程度转变。

在推動“七個轉變”的進程中,按照貫徹新發展理念的要求,圍繞煤炭工業“十四五”改革發展形勢,重點建設“七個體系”,努力構建現代化煤炭經濟體系。

一是建设以科技进步为支撑的创新发展体系,二是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煤炭市场体系,三是建立和完善煤炭资源开发利用绿色发展体系,四是建立弘扬煤炭精神的文化建設体系和高素质人力資源支撑体系,五是建立健全煤矿安全生产与职业健康保障体系,六是建立煤炭行业国际化发展的开放体系,七是健全和完善煤炭产业政策保障体系,实现煤炭高质量、跨越式发展。

煤炭是我國的主體能源,是我國能源工業的基礎,在未來較長的一個時期內,煤炭在我國一次能源供應保障中的地位作用難以改變。我們堅信,煤炭工業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導下,深入貫徹落實推動能源革命戰略的具體要求,弘揚煤炭精神,傳承煤炭文化,敢于拼搏,勇于奉獻,會爲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爲國民經濟和社會健康發展提供堅強的能源保障。